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齐娜和齐敏的故事
齐娜和齐敏的故事
这是一个丘陵地带,两边有山坡,中间是一片宽阔的草原。这里正在进行着一场惨烈的战斗。

  一边是邪魔四国联军,个个虎背熊腰,形同魔鬼,他们头戴牛角铁盔,手持各种古怪武器,大声怪叫着向前冲着。显然,他们人数占绝对优势。另一边是蓝宝城的战士,他们也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,他们在为保卫家园而战。

  联军统帅泰森大声鼓舞着部下:“小伙子们,杀进城去,金银财宝,好酒美女摆在你们面前。”

  这话给了联军战士勇气,他们集结起来,向蓝宝城的战士发起了进攻。

  虽然蓝宝城的战士战斗得也很英勇,但是敌不住象蝗虫般满山遍野的敌人。

  他们不断有人倒下,渐渐支持不住了。

  突然,两面大旗出现在镜头里,迎风猎猎。

  蓝宝城的战士们欢呼起来:“齐娜、齐娜、齐娜。”

  镜头由军旗摇下,出现两位英姿飒爽的女战士,她们头戴钢盔,身披铠甲,长发飘肩。钢盔上飘动着白色的羽毛。齐娜骑一匹白马,手持一面巨大的战斧,左手一面盾牌,上面绘着一只白虎。齐敏骑着一匹枣红马,手持一把加长的宽刃宝剑,也是左手持盾,盾牌上却画着一位手持利剑和银盾的仙女。她们就是本片的女主角齐娜和齐敏。

  齐娜和齐敏双双骑马站在山坡上,风吹起了她们长长的披风,好不威风。

  蓝宝城的战士们士气大振,用刀剑整齐地敲着盾牌,一面齐声喊着:“齐娜、齐娜。”

  齐敏说:“姐姐,这四个魔王一起来了。”

  “今天是一场恶仗。”齐娜对齐敏说。她们看着敌人的营地。红、白两匹战马鼻子里喷着气,不住地用蹄子刨着地,只要一松缰绳,它们就会向敌军冲去。

  齐娜威风凛凛,高声喊着:“保卫家园,杀光魔鬼!”她们解下披风,让它随风飘落在地。接着俩人并肩向敌人冲去。

  蓝宝城的战士们欢声雷动,跟着两位女战士,杀向邪魔联军。

  激烈的战斗场面。

  齐娜一边大声鼓励手下,一边手挥利斧,将冲上来的敌人砍倒。

  齐娜的战马撞倒敌人。

  一个邪魔联军士兵身首异处。

  又一个邪魔联军士兵举起盾牌,被齐娜的利斧切开脑袋。

  齐敏手挥利剑,一剑将一敌将的头盔削去一半,吓得敌将勒转马头往回逃,邪魔联军的士兵也潮水般逃命。

  邪魔联军的大将莫齐张弓搭箭,一箭将那逃来的将军射下马来。

  莫齐:“谁敢逃跑,格杀无论。”

  邪魔联军的士兵又掉头冲回去。

  战斗更加激烈了。

  战马嘶鸣,双方战士刀剑碰撞发出金属的声音。大地在震动。

  高坡上站着注视形势发展的邪魔联军统帅泰森、副帅胡安、先锋科罗和莫齐。

  胡安用手搭在眼上,说:“这两个小妞叫什么名字?”

  旁边一个副将说:“是姐妹俩,姐姐叫齐娜,妹妹叫齐敏。”

  胡安叹道:“真美啊。”

  副将又说:“据说她俩从小喝虎奶长大,力气过人,武艺超群。家里养着两只熊,平常就跟熊摔交。”

  莫齐笑道:“胡安老兄,怎么,你看上她们了?”

  胡安:“简直是女神,简直就是雅典娜的化身。”

  科罗:“我知道你最喜欢把美女绑起来。要是把眼前这样的女神绑起来是不是要让老兄你快活死呀。”

  莫齐:“好主意!不要说胡安看上她俩,我也看上她俩了。把她们绑起来?

  对,把她们绑起来。啊,我眼前已经出现了这幅美丽消魂的图画。”

  科罗:“你的小弟弟翘起来了吧。”

  四个人放声大笑。

  科罗:“传令官。”

  传令官:“是,大人。”

  科罗:“传我的命令,要活捉这两个女的,不许伤害她们,谁能捉住她俩,重重有赏。”

  传令官:“是,大人。”

  传令官飞奔而去。

  邪魔联军的战士掏出了绳子、钩子、链条等等捉人器具,纷纷向姐妹俩甩去,企图套住她们。但都被她俩巧妙的避开。

  齐娜:哼,想捉我,没那么容易。

  她俩有时跳下战马,加入博战。战斧和宽剑飞舞,可以看见姐妹俩矫健的魔鬼身材。有时,她们又跳上战马,如飞般驰骋,两位女战士杀到那里,那里的邪魔联军士兵就纷纷倒下。

  泰森出神的脸。(泰森画外音:看着她战盔上银色的羽毛高高飘动,挥动着利斧,口中娇叱着,将我们的士兵一个又一个砍倒,我不由自主地欣赏起眼前这幅美丽的图画,一刹那,我竟忘了她是我们的敌人,只是呆呆的看这她。我从不对女人动心,但见到她,我的魂都飞到九天上去了。)

  泰森的脸与以下画面叠印:天上,齐娜和齐敏在飞翔,但她俩的手上和脚上都有绳子。绳子的另一端握在泰森手里。他见姐妹俩飞远了,就狞笑着将绳子收回来。姐妹俩在天上挣扎,就象在跳优美的舞蹈。

  绳子越收越短,俩人终于落到了地上,痛苦不堪。泰森狂笑地扑去。

  胡安:“泰森,快点出重骑兵吧,要不然咱们的步兵就要被他们杀完了。”

  泰森从沉思中醒来:“好,重骑兵出击。活捉这两个小钮。”

  四个人在马上相互击掌。接着,率领着等在树林中的重骑兵向山下冲去。

  沉重的马蹄踩得大地在震动。

  重骑兵们全身用厚盔甲武装着,连战马都有盔甲保护。

  蓝宝城的弓箭手向重骑兵们放箭,箭如雨般射向重骑兵,但箭无法穿透重骑兵的盔甲,纷纷折落。

  重骑兵们如排山倒海般朝蓝宝城的战士们压过去。

  齐娜举着一支长矛,朝一个重骑兵冲去,两匹马飞快地对冲着,到跟前双方的长矛直刺对方胸口,只听一声响亮,重骑兵落下马来,身上还插着齐娜的长矛。

  这时齐敏跑过来:“姐姐,咱们的士兵挡不住重骑兵,快撤吧。”

  齐娜望去,蓝宝城的步兵和轻骑兵纷纷被重骑兵们撞倒,被马蹄踩死。

  齐娜也明白,以自己的步兵和轻骑兵无法对抗联军的重骑兵。

  齐娜“好,你带领大家撤回城去,我掩护你们。”

  齐敏:“不,姐姐,这样太危险,我要和你在一起。”

  齐娜:“放心,姐姐不会有事的。全城老百姓的命要紧。”

  齐敏用手抹了抹眼泪:“姐姐,你要小心。快点回来。”

  齐娜用斧头劈倒一个冲到跟前的敌人,大声说:“快撤!”

  蓝宝城的战士们在齐敏的带领下边战边向后撤去。

  齐娜率着一小队战士拼死抵抗着。齐娜身边的战士不断倒下,人越来越少。

  她看见齐敏已撤回城里,护城河的吊桥缓缓拉高。而这时联军的马队已从两边包抄,断了她回城的后路。

  齐娜只好纵马朝前冲去,这时只剩下她一人了。

  齐娜劈倒一个敌人骑士,又劈倒一个,她冲出了重围。

  齐娜骑着她的大白马,在草原上飞驰。风把她金色的头发吹的高高飘起。

  她听见身后有马蹄声,回头一看,有四匹马朝她追来。

  正是莫奇、胡安、科罗和泰森。这四个人是当今天下最强壮、武艺最高强的骑士。

  “齐娜,你今天跑不掉啦。”胡安喊道。

  齐娜的马飞奔,但四个人的马更快,他们超过了她。

  齐娜只好停下来,她左手持盾,右手拿斧,冷冷地看着他们。

  四个人对她形成弧形,向她逼近。

  齐娜勇气陡生,一催战马,朝最近的莫奇冲去,在两匹马接近时,莫奇挥动狼牙棒朝齐娜狠狠砸来,齐娜连忙举起盾牌挡住,狼牙棒与盾牌相击,发出巨响。

  齐娜勒过马来,胡安已冲到她跟前,他的大铁锤带着风响以千钧之力抡了过来,齐娜不敢硬挡,一仰身,躲了过去。但立即科罗和泰森双双赶到,齐娜左手盾牌挡住科罗的鬼头刀,右手的利斧劈向泰森。

  大地在震动,五匹俊马在草原上来回奔跑,刀光剑影,武器相撞发出轰天巨响。几个回合下来,齐娜大口喘着气,手臂感到发麻,那四个家伙也气喘嘘嘘的。他们相互对望了一会儿,又慢慢朝齐娜逼过来。

  齐娜也催动战马,向他们冲去。

  蓝宝城楼高塔上的一个小阳台,齐敏正看着远处的战斗,紧张得心悬到喉咙口。

  又是一场厮杀。

  渐渐,齐娜感到汗水已将全身甲胄湿透,四位武士力如千钧的大力砍杀,大大消耗了齐娜的体力,她感到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。她的盾牌被砍碎,她的利斧则陷在胡安的盾牌上,急切间也拔不下来。看来今天要遭殃,齐娜拨转马头,朝外冲去。

  四人见她要跑,立即驱马追上来。

  齐娜一回头,只见他们四个拉着一张大网,高举着,象一块乌云飞快地朝自己扑来。

  齐娜只好拼命用脚踢马屁股,可是一天的奔跑,她的马也累坏了,可怜的马儿,它已到了它速度的极限了。那张网离齐娜越来越近,终于,在奔跑中,齐娜看到莫奇和胡安的马已一左一右超过了自己,他们得意的笑着,手中高举着网的四角,猛的朝齐娜罩下来。

  “不好。”齐娜只觉得眼前一黑,就被大网罩住,接着身子就被网拖离了马背。齐娜的大白马继续朝前跑去,而她则被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  四个家伙配合得很好,四匹马一交错奔驰,就用网将齐娜缠住,他们分站四角,用力将网角朝四边一拉,齐娜缠在网中的身子就脱离了地面。接着他们四个又一起发力,将齐娜高高地抛向空中,又猛地砸向地面。齐娜的身子、手脚被网缠住,完全使不上力。还没等她爬起来,四个人便从马上飞扑下来,压住了她。

  (画面上是齐娜被四个人捆绑的镜头。)

  莫奇控制住齐娜的脚,胡安压住她的身子,他们将网从她身上取下。

  科罗和泰森迅速按住她的肩膀,将她的手反拧到身后。

  胡安从腰上掏出绳子,套在齐娜脖子上。

  绳子在齐娜胳膊上绕着。

  (特写)齐娜的手腕被两双大手抓着,交叠在一起。

  (特写)绳子在齐娜手腕上打着十字。

  (特写)胡安抽绳打结。

  一只大手拉住齐娜的头发,将她脸抬起,将一块毛巾塞进她嘴中。齐娜发出痛苦的“呜呜”声。

  (中景)四个人捆绑着齐娜。

  (科罗画外音):当我和泰森一边一个把齐娜压住时,别提心里有多快活了。这个小娘们我早就看得口水直流,总想着什么时候能够把她弄到手就好啦。现在好拉,今天终于有机会抓住了她,虽然她还在挣扎、扑腾,但是莫奇按住了她的脚,胡安压在她腰上,我和泰森就可以从从容容地来绑她了。我和泰森先将她的胳膊拧到身后,将她的小手交叉向上叠好,泰森掏出绳子,搭在她的肩膀上,绕过她秀美的脖子,在她胸前系结后回到身后,沿胳膊绕了几圈,将她手腕绑好,绳子再穿过脖子上的绳子使劲一拉,她的两手就被高高吊起,被勒得“哎哟”

  一声叫了出来。

  (齐娜画外音):这四个男人真有力气,手脚被他们抓住,根本无法反抗。

  只觉得无情的绳子一抽一勒,我的双手就被绑在了一块。

  齐娜虽然努力反抗,但在四个强壮男人面前终于被制服。胳膊绑好后,他们只将齐娜压在地上,享受着征服者的乐趣。齐娜躺在地上喘息,四个人哈哈大笑。

  (齐娜画外音):接着,四个人便把我翻过来,仰面朝天,迫不急待地扑到我身上来,莫其撕开了我的战袍,我的两只丰满的乳房便弹了出来,我的手被绑在后面压在身下,更使我的乳房高高挺立,他们的大手就开始揉搓我的乳房。我感到一阵阵的舒服,不能自持,混身发软,张着嘴,发出令人羞耻的呻吟。

  (画面上出现齐娜呻吟的脸和被四个人使劲干的镜头)

  (齐娜画外音):而泰森和胡安则拉开我的腿,掀起我的短裙,用手在我半透明的三角裤上抚摸,接着一把把我的小裤撕开,我尽力挣扎,可是怎么也挣脱不了他们的巨手。

  一根手指伸进了我的阴户,我感到了强烈的刺激,我感到随着他手指的抠弄,我的下体淫水如小溪般流出。

  他们四个便轮流进入我的体内。

  在这么强壮的四个男人面前,被绑住的我有什么办法呢?

  (化出)

  后来四个人把处在昏迷状态的齐娜从地上抱起来,俯放在马背上,用绳子将她牢牢捆住。

  “姐姐!”齐敏急得在城墙上大叫。

  泰森将齐娜横放在马上捆好后,四个人上马飞驰而去。腾起的灰尘遮住了他们的背影。

  齐敏用手锤着墙,声嘶力竭地哭喊:“姐姐,姐姐,姐姐!”

  第二天早上。旌旗飘动。

  士兵向正趴在桌上打盹的齐敏说:“齐敏将军,邪魔联军的队伍开过来了。”

  齐敏用手揉了揉眼睛,连忙冲出门,登上城门。

  远远只见邪魔联军的队伍由远而近。离蓝宝城还有数百米处停下。

  齐敏、霍克长老等人在城门上紧张的看着。士兵们张弓搭箭,严阵以待。

  队伍前面,是骑在马上的邪魔四将。

  莫齐:“城里的人听着,你们的齐娜将军已经被我们抓住了,你们还是快点投降吧。”

  泰森一挥手,邪魔联军的马队闪开了,只见两只老牛拉着一辆特制的刑车走了出来,刑车前低后高呈斜面,板面特别宽,象一张特大的双人床,床的四角有四个铁环,齐娜四脚摊开地被绑在板上,手脚用特制的牛皮绳牢牢绑在铁环上,呈个大字。胸、腰和大腿处又各有一道绳子,使她的身体无法抬起来。

  显然,她竭力要抬起头来想说些什么,但她的嘴被一大团毛巾堵住,只能听见“呜呜”的声音。

  “姐姐,姐姐……”齐敏大哭着,她要冲出去,被身边的人死死拉住。

  几个身强力壮的士兵挥动着鞭子抽着齐娜,看得出齐娜很痛苦,鞭子每一下抽到她的身子都反弓起来,可是被无情的绳子牢牢绑住。

  齐敏哭得都要昏过去了。

  魔鬼胡安用手捋着自己的翘胡子,大声说:“齐敏,你听着,你姐姐要受刑一百天。”

  “一百天?”城上的人惊呼起来。

  “我们有一百种刑罚来让她享用。”

  “一百种刑罚?”城上的人又惊呼起来。

  霍克长老:“平常人酷刑恐怕十天都熬不过,就算身体强壮的男人也挺不过一个月呀。”

  胡安狡猾地转了转眼珠,又大声说,“不过,齐敏,听说你跟你姐姐感情很好,你能忍心让她一个人忍受这刑罚吗?”

  齐敏:“你们想怎么样?”

  胡安对齐敏喊道:“要是你能和你姐姐一起来受刑,那么我们就把这一百天给你们两个人分担,每人受刑五十天。”

  泰森也喊道:“城里的军民们听着,要是你们把齐敏献出来,我们立即撤军。否则城破之时,我们就杀光全城,一个不留。”

  莫齐喊道:“给你们三天时间考虑,三天一过,立即攻城。”

  科罗:“我们说话算话。”

  齐敏瞪大了眼睛,脑子里乱成一团。她恨恨地从身边战士手中抢过弓箭,朝泰森射去。

  泰森一把把箭接住,一折两断。

  邪魔联军士兵大声欢呼。蓝宝城上的士兵面露忧色。

  旁边几个长老交换着意味深长的眼色。

  (淡出)

  夜,一扇窗户的灯光中可以看见几各人在鬼鬼祟祟交头接耳。不一会儿,门打开,几个蒙着头、身披黑袍的身影出来,他们静悄悄走着,身后跟着一队手持长矛和火把的士兵。小楼三楼的一间宽畅的会议厅的一个角落里,月光透过窗户,洒在姑娘脸上。由于多日血战,齐敏又困又累,甲胄也没解开,倒在羊皮褥子上正在熟睡,身旁放着她的宽刃剑。

  黑影接近了小楼,守卫的士兵显然是被买通了,打开大门。

  黑影沿着狭窄的螺旋形楼梯悄悄往上走。

  他们无声无息地打开了会议厅的门。

  姑娘还在熟睡,一点也不知道危险正在降临。

  士兵们将躺在地上的姑娘围住。

  姑娘被火把的光弄醒,睁开眼来。用手遮着眼睛,想看清楚是谁。

  还没等齐敏反应过来,士兵们突然扑到她身上,把她脸朝下死死压住,并把她的双手扭到背后,一根绳子搭在她肩膀上,开始捆绑。

  借着亮光,齐娜才看清楚,原来竟是长老院的霍克长老,领着卫队。

  “霍克长老?你们要干什么?”

  见是霍克长老,所以齐敏也就不反抗,任由士兵们捆绑自己。

  “你是一个邪恶的女人,要给我们这个城市带来灾难。联军的泰森元帅和莫齐将军都说了,只要交出你,就可以免我遭全城屠杀。所以姑娘,只好委曲你啦。”

  齐娜简直惊得说不出话来。她的两只胳膊已被绑在身后。而且,那两个捆绑手奸笑着,还在把绳继续在她身上绕着,打结和抽紧,绑得她两只胳膊与身子完全贴住,一动也不能动。乳房高高耸起。

  “霍克长老,我们的国家虽小,但我们是自由的,我们不愿作邪魔联军的奴隶。”

  “不,我们打不过他们的,他们是魔鬼的化身,他们有可怕的力量。”

  “看来你们决心要献出我去。不过,只要能救得了全城,你们把我交给他们吧。可是,你们怎么能相信魔鬼。”

  旁边另一位长老不耐烦地说:“不要跟她多费口舌。把她嘴堵上。”

  士兵们用毛巾使劲塞进齐敏口中,又用绳子勒住,在她脑后系住。

  齐娜挣扎了两下,身后两个大汉死死拉住她。

  霍克:“啊,好一个美丽的女战士。”

  “主啊,拯救这可怜的孩子吧,拯救这迷途的羔羊吧。”霍克在胸前画着十字。

  “先把她绑在院子里的柱子上,派人看住,明天早上献给联军。”霍克说道。

  士兵们把齐敏押到黑沉沉的院子里。院子中央有一辆囚车,车中竖着一根木柱。士兵们将齐敏绑在木柱上后,在齐敏的腰上、膝盖和脚腕处又紧紧捆了几道绳子,扎紧,举枪守在四周。

  月光照着绑在柱子上的齐敏,齐敏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和月亮。她不知道前面什么命运在等着她。

  第二天一早。长老院的长老们围住齐敏。

  一个牧师走上前,画着十字,嘴里念念有词。

  被绑了一个晚上的齐敏困倦地低着头。

  牧师完毕,霍克长老一挥手,四匹马拉动了刑车。

  蓝宝城沉重的城门打开了,护城河的吊桥放下来了。走出一队人马,队伍的最前面一个人托着齐敏的宽刃剑。齐敏没戴头盔,但护身铠甲还穿在身上,她双手反绑在刑车的柱子上,身上还绑着四根绳子,四角各有一人拉住绳端。早晨的阳光照着她,她金发飘动,脸色平静,就象一位圣女。阳光照在她的铠甲上,闪闪发光。

  两边的百姓们在胸前画着十字,为她祈祷。

  联军也早早来到阵前,四位将军看到美丽的女俘虏,高兴得哈哈大笑。

  霍克长老:“尊贵的联军,请你们能放过我全城百姓。我们在此向你们献上这迷途的羔羊,愿主饶恕她。”

  莫齐、泰森、科罗和胡安都放声大笑。

  泰森:“霍克长老,只要你们每年按时进贡,我们不会为难你们。”

  霍克:“谢将军仁慈。”

  泰森:“把这个小妞押过来。”

  两个邪魔士兵从柱子上解下齐敏,把反绑着的美丽的齐敏押过来。

  莫齐、泰森、科罗和胡安都从座椅上站起来,围住了齐敏。

  泰森色迷迷地托起齐敏的下巴:“真是个美人儿啊。”

  齐敏无畏的眼睛直盯泰森。

  突然,泰森狠狠地抽了齐敏一个耳光,齐敏被打得一个趔趞。 她激怒地朝泰森冲去,但被身后的士兵拉回去。

  莫齐高兴地搓着手:“今晚咱们有美丽的小妞可以享受啦。”

  科罗和胡安也都大笑。

  泰森:“副将,你领弟兄们冲进城去。”

  联军士兵们大喜,喊声震天地朝蓝宝城冲去。

  霍克叫道:“大人,大人,你答应过的,你答应过的!”但被联军士兵撞到在地。

  齐敏冲向泰森,被邪魔士兵拉住。

  齐敏美丽的大眼睛,充满悲伤的泪水,叠映着以下画面:邪魔联军的士兵冲进蓝宝城。

  邪魔联军的士兵向房屋扔火把,熊熊的烈火燃烧。

  邪魔联军的士兵砍倒一个中年人。

  可以听见哭叫声。

  齐敏美丽的大眼睛流下了眼泪。

  (化出。)

  邪魔联军,队伍中押着美丽的女战士齐娜和齐敏。她俩双手反绑,各骑一匹马,身上有四根绳子,末端攥在四个士兵手中。

  齐娜疲惫的脸。

  齐敏冷漠的眼神。

  (化出)

  邪魔联军的城堡。齐娜、齐敏被押进城去。

  黑牢。牢门打开,齐娜和齐敏手被绑在身后,脚上戴着脚镣,被一群士兵押进来。她们身上的盔甲已被除去,但还穿着护体轻便的战士服装,软甲护胸,但露出肚皮,短裙在膝盖以上,轻便的红色长筒战靴,衬出她们洁白、强健的大腿,十分性感。

  士兵们把俩人推到在地,刚想离去,走到门口,莫齐突然想起来:“别等我们走了,她们两个挪到一起,互相把绳子解开。”于是他们又折回来。

  他们把姐妹俩从地上拉起来,各拉到一根柱子旁站好。泰森和胡安捆绑齐娜,莫齐和克罗捆绑齐敏。他们把姐妹俩的胳膊反抱着柱子拉紧。

  双手被用力拉向柱子后面的齐娜和齐敏,丰满的乳房高高挺起,使她们羞愧无比。

  泰森:“胡安,你把她双手在拉紧些。”

  胡安使劲将齐娜双手向后拉去,迫使她的前胸挺得更高。

  泰森用手捏着齐娜高挺的前胸,齐娜羞辱的呻吟。

  镜头出现毛绒绒的胳膊,拿绳子在姑娘白嫩的手上捆着。

  莫奇画外音:我的胳膊上长满了毛,说实在的,当我触摸到她光洁的皮肤,心中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。我和克罗一边一个拉住了齐敏的小手,将她双手绕过柱子向后拉。由于柱子很粗,好不容易我和胡安才将她双手在柱子后面交叉,再用绳子在她的手腕处作十子捆扎。啊,这种感觉简直美妙极了。齐敏显然很痛苦,她紧皱着眉,咬着牙,尽力忍住,那模样真令人心碎。这是我最喜欢的捆绑方式,女战士双手被绑在后面,前胸敞开,乳房便高高挺起,她屈辱和无奈,两眼充满泪水,咬着嘴唇,让人浑身发软。

  齐敏:这两个恶魔把捆绑女人作为乐趣。可是不知为什么,他们多毛有力的大手抓着我的胳膊,用绳子在我身上捆绑时,我身体里升起一种美妙的感觉,觉得新奇,觉得一种受虐的快感,我感到下体有一种冲动。

  胡安用手抓着齐娜的胳膊:她是一个非常强壮的女人,结实的肌肉,有力的大腿,巨大的乳房,宽宽的肩膀,纤细的腰,奔跑速度很快,在战斗中简直就是一头母豹,要制服这样一个女人并不容易,正因为此,我们兄弟就非要将她制服不可。

  泰森和胡安开始捆绑齐娜。

  齐娜:他们把我绑得那么紧,简直让我喘不过气来。

  胡安将绳子抽紧,将齐娜的双手在柱子后面绑牢。

  克罗在齐敏的腰上绑上几圈绳子。

  胡安将齐娜的双脚用绳子捆住,再与柱子捆在一起。

  齐娜显然享受到了捆绑的快感,她的身子发软,随着绳子一道道勒住身体,嘴里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的呻吟。

  绑完了,四个人欣赏着绑在柱子上的齐娜和齐敏。

  科罗还不放心地检查绳子绑得牢不牢。

  莫齐:放心吧,我打的结,她们绝对解不开的。

  胡安指着墙上说:“从明天起你俩受刑。”

  齐敏齐娜朝墙上望去,墙上用粉笔画着五十个格子。看来是用来作记录的。

  四个人走了出去,士兵关上牢门,发出“砰”地响声,又“喀嚓”一声加上一把大锁。

  昏暗的牢房。靠着柱子反绑着的齐敏和齐娜,凄美而动人。

  齐敏和齐娜等士兵们出去,便开始试着挣脱,但双手在柱子后面绑得很紧,挣了一会儿挣不开,姐妹俩便放弃了挣扎。

  齐娜:“妹妹,你真傻,你应该早早离开蓝宝城,也不至于落到霍克长老手中。”

  齐敏:“姐,咱俩从小就没分开过,不是吗?这四个恶棍答应我如果和你一同受刑,我就可以分担你的一半受刑时间。”

  齐娜:“可是你还太年轻啊。你知道他们这帮恶魔什么事都作得出的。再说他们会不会遵守诺言?”

  齐敏:“我不管。只要跟姐姐在一起,受刑我也心甘情愿。”

  齐娜说不出话来,只是心碎地说道:“傻妹妹,傻妹妹。”

  牢门打开了,四个恶魔带着几个士兵走进来。

  莫齐:“我的小美人儿,开始你们第一天的享受吧。”

  齐娜:“你们想要干什么?”

  泰森:“你们这样强壮的女人落到了我们这样强壮男人的手中,你说要干什么。”

  齐敏羞得低下头来。

  齐娜:“你这个无耻的魔鬼。”

  泰森一挥手,走上几个士兵,把齐娜从柱子上解下,拖到一张刑床上躺下,刑床两端都有绞盘,他们将她的手脚分别与两头的绞盘绑好,便开始转动绞盘,将她的身子最大限度的拉伸开来。

  齐娜痛苦的脸。

  齐敏心碎地叫:“姐姐、姐姐。”

  士兵们又去拖齐敏。

  齐敏大叫:“你们干什么?放开我,放开我……”

  士兵们不容分说,将齐敏抬到另一张刑床上按住。

  齐敏可怜吧吧地叫着:“姐姐,救我。”

  可此时的齐娜正在忍受四肢被极度拉开的痛苦,无发回答她。

  士兵们将齐敏的手脚绑好。

  绞盘转动了,齐敏的手脚被最大限度地拉开。

  齐敏叫着:“姐姐、姐姐。”

  齐娜见齐敏的模样,心如刀割。

  齐娜:“你们这帮恶魔,放过我妹妹。”

  莫齐:“放过你妹妹?到口的肥肉不吃,谁会这么傻?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四人大笑。士兵们也都大笑。

  士兵们又在两姐妹的腰处扣上一根皮带。

  接着,士兵们又转动着刑床下的一个升降器,使得齐娜和齐敏的胸部高高挺起。

  镜头由近及远,昏暗的牢房中,躺在刑床上的齐娜和齐敏,美丽的身体呈现出优美的曲线,她们是那样的无助。

  科罗:“啊,多么美妙的身体,太诱惑人了。我简直忍不住了。”

  四个恶魔分别站到俩姐妹的身边。

  泰森把齐娜紧紧地抱住,说着:“小美人,我爱你,我爱你。只要你愿意嫁给我,我会让你当皇后。”

  齐娜把头别向一边,冷冷地看着窗外,止不住心头泛起一阵厌恶。

  齐娜努力的抬起头,说:“你滚!”

  “只要你答应作我们的老婆,我们就放了你。要不然,我们就天天来干你一次,让你永远在这儿受折磨。”

  齐娜闭上眼睛。

  突然泰森发了疯似的扑到齐娜身上,又亲又吻,齐娜大叫起来,可是他不知从那儿弄来一块布,一下子塞进齐娜的嘴中。齐娜摇着头,想止住他的企图,可是终于被他将布满满地塞进了口中,齐娜只能发出“呜……呜……”的声音。

  泰森脱掉了上衣,露出他宽阔而多毛的胸膛。

  接着泰森脱掉了他的长裤,可以看见他的生殖器将他的短裤高高顶起。

  齐娜挣扎着,手脚上的铁链“当当”作响。

  泰森脱掉了短裤,手扶着生殖器站到齐娜被拉开的大腿间。

  齐娜惊恐的眼睛。

  泰森淫笑的脸。显然,画面外,他的生殖器对准了齐娜的阴户。

  泰森挺进。

  齐娜头向后仰去,她痛苦地闭上美丽的眼睛。忽然,她听见齐敏的哭叫声,她偏过头去,看见胡安正在操她妹妹。

  齐娜被奸污着,但她仍祈祷着:“求主赐给我力量。”

  齐敏被胡安揉着乳房,她偏过头去对齐娜哭着说:“姐姐,我爱你。”

  泰森咧嘴笑的脸、胡安大手在使劲揉齐敏的乳房、齐娜充满痛苦的脸、齐敏的手在铁链中张动着。以上画面交替出现。可以听见泰森和胡安发力和姐妹俩的哀叫声音。

  科罗和莫齐在一旁给他们加油。

  泰森一边抽插,一边揉齐娜的乳房。由于齐娜的四肢被拉成大字型,完全无法保护自己,眼看着他他捏得那么用力,齐娜痛得要喊,可是嘴里堵着东西,只能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。

  泰森的大手把齐娜的乳房捏得变了型。

  渐渐,齐娜的性欲被挑起,她觉得舒服,口干舌燥,两颊发红,下体不禁湿湿的了。

  而齐敏这时似乎也屈服于胡安技巧的挑逗,被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征服,顾不得羞耻,发出陶醉的呻吟。

  终于,泰森和胡安双双射了,粘稠的精液沿着姐妹俩的大腿流下来。

  齐娜和齐敏激烈起伏的胸部。

  四个人将绞盘放松,齐娜和齐敏的手脚又可以活动了,她们慢慢坐起来,两个士兵各端了一盆水进来,泰森和胡安拿着毛巾从脸盆里拿毛巾,绞干后擦去齐娜、齐敏脸上、身上的汗和污物。

  泰森一挥手,士兵们端来食物,姐妹俩狼吞虎咽地吃起来。

  待姐妹俩吃完后,泰森又一挥手,士兵们转动绞盘,姐妹俩就又被拉得躺下,四肢被拉开成大字型。

  科罗和莫齐又扑了上来。

  墙上透射出两个邪魔蹂躏两位美丽姑娘的身影。

  一只手在墙上的五十个方格中的1 字上画了条斜杠。

  教堂钟声齐鸣。

  镜头叠映出现以下场景:齐娜被强迫跪在地上,两手水平绑在桩上,被人蹂躏。

  四个人将齐敏按住,四马倒攒蹄地绑好,又从房梁上放下一根铁链,铁链上有只铁钩,钩在齐敏手脚绑在一起的绳环上,拉动滑轮,齐敏的身子就晃晃悠悠地吊在了半空中。

  齐敏被四马倒躜蹄地吊在大厅中,长发下垂。一名士兵挥鞭抽打,齐敏惨叫,昏死过去。

  士兵将一盆水泼向她。透明的水从她白洁的身上滴下,令人心动。

  齐娜被反绑在柱子上抽打。她凹凸有致的身材,显露无遗。她高耸丰满的乳房,颤抖着。

  齐敏被大字绑在水车上,科罗推动水车旋转着,齐敏的头一会儿露出,一会儿沉入水中。科罗大笑。

  齐娜大字被摊在地上,几个强壮的力士把她的手拉直,与木桩捆绑。又将她的脚拉开,与木桩绑好。

  大汉们挥动鞭子抽打她的阴部。

  齐娜痛苦的脸特写。

  一只手在墙上的第12格中打上一条斜杠。

  齐娜被反绑双手,两脚并拢,倒吊起来,放入水中,水花四溅。

  士兵淫笑的脸。

  齐敏被几个士兵扛着,放到一个十字架旁,齐敏抗议着,但双手被拉开,齐敏悲伤地侧头看着士兵们绑自己,这个叱咤风云的女战士,如今却只能躺在这儿,任人将自己捆绑在十字架上。

  捆好后,士兵们齐心协力将绑着齐敏的十字架立起来。

  黄昏中,高高绑在十字架上的齐敏,头低垂着,金发遮住了半边胸,一幅动人的耶稣受难图。

  四匹马拉着齐娜的手脚,齐娜头上汗如雨下,用力与四匹马抗争着。四匹马被齐娜拉着倒退,终于一匹马不支,前腿跪到在地。

  士兵惊愕的脸。

  胡安、泰森相互对望着,流露出钦佩的神色。

  一只手在第36格中打上叉。

  一只手指伸进齐娜的阴部掏动着,齐娜痛苦得闭上眼睛。镜头拉开,齐娜被反绑在柱子上,两脚向两边高高吊起,莫齐扶着巨大的生殖器向齐娜的阴部刺去。齐娜显然被刺痛了,张大嘴叫了起来。

  莫齐兴奋地插拔着,两只手在齐娜的乳房上使劲捏着,齐娜丰满的乳房被捏得变了型。

  (特写)被绳子捆着的手在挣扎着。

  牢房门打开了,戴着手铐脚镣的齐敏被推了进来,科罗一挥手,上来四个大汉,两个大汉一边一个抓住齐敏大胳膊,第三个掏出钥匙动手把齐敏的手铐打开,在手铐打开的一刹那,齐敏用胳膊猛撞两边的大汉,两个大汉捂着肚子倒下,又有几个大汉扑上来,将齐敏压倒,一个大汉骑在她身上,先将她左手拧到后面,又将她另一只手也拧到后面,在同伴的帮助下将她的双手捆绑。

  几只手在七手八脚地绑齐敏的脚。

  几个大汉对着齐敏拳打脚踢,被绑成一团的齐敏在地上翻滚。

  四面墙上插着火把,有一面墙上钉着一块X 形板,齐娜被固定在那儿被皮鞭抽打。

  科罗拿夹子一只只夹到齐娜丰满的乳房上。

  齐娜痛得惨叫。

  科罗用手托起齐娜的下巴,把她美丽的脸抬起来。等科罗放开手,齐娜的头又无力地低垂下去。

  一个画家搭着画架在画被捆住的齐娜,一面摇头赞叹着面前这美丽的女神。

  画面上出现被绑在X 板上齐娜的素描。

  (特写)房梁上的滑轮在转动,双手上举着的齐敏被一点点吊直,她金色的头发如瀑布般挂下来,遮住了脸,也遮了她的乳房。她的两脚被地上的铁链分开。胡安用大手玩弄着齐敏的一只乳房,用嘴含着她另一只乳房,吮着,齐敏被挑逗得无法自持。

  (特写)齐敏大腿处有透明的液体流下。

  一个画家在画被捆住的齐敏。

  泰森、胡安欣赏着一幅幅绳捆索绑齐娜、齐敏的画。哈哈大笑。

  四个人拿绳子捆绑齐娜和齐敏,有时是裸体,有时穿上衣服,不顾俩人的反抗,将她们绑成各种姿势。

  两人抗争,但还是被制,脸上闪现不屈和无奈。

  绳子在齐敏的乳房上绕着。绑成八字形,使乳房更为凸现。

  大厅中间,呈大字形吊着齐娜和齐敏,脸上闪现着不屈的神色。

  泰森坐在高高的座位上,他一手托着下巴盯着俩姐妹沉思着。

  突然,他站起来,大步走到齐娜面前,抓住齐娜的衣襟用力一撕,齐娜啊地叫了一声,长裙被完全撕掉,露出了她迷人的裸体。

  齐娜惊慌失措。

  泰森拿起画笔蘸上颜料,往齐娜的裸体涂去。齐娜羞得无地自容,但四肢被固定,无法躲闪。

  泰森的画笔在调色。

  画笔在齐娜的胸、肩、背和臀部涂抹。

  泰森兴奋的眼神,他陶醉了。

  画完后,泰森欣赏着。

  齐娜彩色的裸体,闪着动人的光辉。

  画家欣喜若狂,疾笔作画,将齐娜彩色的裸体画下来。

  镜头中翻过一张张被捆绑的美丽女战士的画作,令人血脉贲张。

  一只手在第42格中打上叉。

  齐娜被反绑在一张高背椅上,双手绕过椅背绑在后面。科罗正将一块布勒进齐娜的嘴里,在她脑后打结。

  科罗从助手托着的盘子里拿起一根细针,眯着眼借着灯光仔细地看着。

  灯光照在银针上,发出幽光。

  齐娜美丽的大眼睛中流露出惊慌的神色。

  科罗将细针穿进了齐娜的乳房。

  齐娜浑身颤抖起来。

  扎着细针的齐娜乳房特写。

  齐娜和齐敏被绑在柱子上,熊熊的大火在她们面前燃烧。

  大火烤得齐娜和齐敏眼睛睁不开。满脸是汗。

  一个士兵提上一罐水。齐娜贪婪地喝着。

  一只手在第49格中打上叉。

  (淡入)

  鸡鸣,天渐亮,第五十天开始了。

  清晨,林间小路。

  轻烟薄雾中,四匹马的蹄声打破了早晨的宁静,显得格外清脆。四匹马上的骑士分别是泰森、胡安、科罗和莫齐。而泰森和胡安的马后分别坐着美丽的女战士齐娜和齐敏,她们背对着泰森和胡安,双手反绑在身后,而腰上另用绳子与泰森、胡安绑在一起。

  他们来到树林中的一片空地。科罗和莫齐整把齐娜、齐敏从马上扶下。姐妹俩虽然衣衫褴褛,却还不是裸体。但越如此越给人以美的想象。

  四个人动手把姐妹俩用粗藤绑在树上。

  接着他们在地上的一块平石头上铺开一块大布,莫齐从自己马背上的行囊中取出酒、肉和其它食品。四个人开始尽情的吃喝。一边不怀好意色迷迷地盯着绑在树上的齐娜和齐敏。

  被绑在树上的齐敏、齐娜看着他们。

  吃饱喝足,四个人站起来,泰森取出他大剑,运起神力,把巨石一劈两半。

  科罗和莫齐将其中一块搬到不远处。两块平面大石头好象两张矩形石桌。

  他们把齐娜从树上解下来,不顾齐娜的挣扎,将她按倒在一块石板上,她的头和脚耷在石板外面。泰森骑到她身上,压住她的肩膀。莫齐和科罗用绳子绑住她的一只手腕,拉开来绑在周围的树上,再将她另一只手也摊开绑好。最后,将她双脚也最大限度地拉开,用绳子绑在不远的树根上。由于石板的厚度,齐娜被绑成中间高起,手脚拉低的淫荡模样。

  接着他们又如法炮制,把齐敏也四脚摊开呈大字形地绑在另一块石板上。

  胡安蹲在齐娜身边,用手拧着她的脸:“小美人,今天要让你们尝尝天下最美妙的味道。”

  泰森、胡安、科罗都大笑着除下佩戴的剑,解下身上的盔甲。泰森和胡安蹲在了齐娜、齐敏的跨裆前。

  泰森粗暴地用手扯去齐娜的内裤。

  齐娜欲哭无泪。

  泰森掏出家伙刺去。

  科罗用手掏出家伙朝齐娜嘴里插去。

  另一边,则是胡安和莫齐在蹂躏齐敏。

  树上两只猴子抱在一起,看着下面。

  齐娜、齐敏陷入肉体遭到强暴的快感中。

  良久,粘稠的精液喷出,泰森发出野兽般的叫声。

  齐娜艰难的喘着气。

  泰森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他看见胡安还在齐敏身上恣意,就走过去拍拍胡安的肩膀,示意胡安起来。

  胡安不解地爬起来。

  泰森扑到齐敏身上去。

  胡安大怒,把泰森从齐敏身上推开。

  俩人撕打起来。

  俩人又从地上捡起刀开始博杀。

  科罗要上前劝架,莫齐奸笑着制止了他。

  泰森、胡安绕着姐妹俩互相追逐。手脚摊开绑在地上的齐敏和齐娜成了绊脚物。

  泰森、胡安刀剑相击,锵锵作响。

  齐敏和齐娜虽身经百战,也都吓得花容失色,不时发出惊叫。

  泰森一刀劈开胡安的肩膀,而胡安的剑也刺进了泰森的身体。

  泰森惊恐的脸:“你这头猪,你敢杀我。”说完倒在齐敏身上,齐敏吓得大叫。

  胡安也狞笑着死去。

  莫齐:“兄弟,这回这俩小妞就归咱俩了。”

  俩人哈哈大笑。

  他们把泰森和胡安的尸体推到一边。

  莫齐、科罗把身上的衣服脱掉,双双走到她俩脚前,粗暴地把她们的上衣撕开。她俩美丽的乳房暴露出来。

  齐娜怒喊:“滚开,你这个畜牲。”

  莫齐不理她,挺枪冲刺。

  齐娜和齐敏又陷入另一轮性爱之中。

  科罗抱着齐敏的头狂吻。

  莫齐激烈的起伏身体。

  齐敏的脚在绳套中挣扎。

  齐娜的金发垂在地上,头晃动着。

  激烈的交媾结束了。四个人都浑身大汗。

  科罗和莫齐心满意足地各自到树林的某个角落去睡觉了。

  齐娜和齐敏仍然四肢摊开地绑在石板上,她们也很累,却无法脱身,闭着眼睛在喘息。

  突然,树上的小鸟飞走了,小猴子也吱吱叫着逃窜。

  两只巨大的黑影在移动,这是两只大熊。

  科罗在熟睡。他感到有热气吹到脸上,一睁开眼吓得叫起来,但大熊已用它巨大的爪子拍了下去,科罗脑浆崩出。

  莫齐惊醒,爬起身来逃跑,一头撞到另一只大熊身上,他用力捏住大熊的爪子。

  齐娜、齐敏见是自己伺养的大熊,十分高兴,高喊着什么,大概在给熊下命令吧。

  莫齐与大熊正僵持着,另一头熊赶到,从后面扑倒莫齐。

  莫齐只见大熊张开血盆大口,一口咬断了自己的喉咙。

  齐娜、齐敏高兴极了。大熊咬断了绑住她们的绳子。

  齐娜、齐敏自由了。

  草地上,齐娜、齐敏与两只大熊抱在一起翻滚。

  树上的小鸟、小猴子惊奇地看着她们。

  齐娜、齐敏骑在大熊身上,消失在森林中。

  (画外音)齐娜和齐敏后来各自找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。

  齐娜坐在秋千上,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在推。齐敏躺在不远的草地上,另一个小伙子坐在她身边,含情脉脉地看着她,说着悄悄话。

  (画外音)可是经常也有这样的时刻。

  齐娜正在屋内看书,两位王子手拿绳子,带领贴身伺卫冲进来,齐娜一见将书朝他们扔过去,拔脚就逃,可是旋即在门口被抓住。

  士兵们抓着齐娜手脚,将它们摊开,高举过头。后面跟着开心的王子。

  到一间有几根柱子的大厅,士兵们放下齐娜,两位王子一人拉着她的一只手,拖到一根柱子旁,将她双手绕过柱子绑了起来。

  两位王子又将齐娜的双脚也绕过柱子,向上折起捆绑好。

  他们又拿起毛巾,齐娜拼命摇头,可最终毛巾塞入齐娜的口中。

  齐娜气的眼泪汪汪,好不可怜。

  两位王子又去找齐敏,看见齐敏正在林间散步,就追过去。齐敏大笑着逃跑,一个王子在后面追,另一个王子从侧面抄上去。齐敏看见两人追来,就从地上抄起一根棍子毫无章法地抡打,两位王子抱头鼠窜。齐敏得意地追过去。

  一条走廊,两个士兵躲在门后,地上放着绊脚绳。两位王子跑过,齐敏追来,绊脚绳拉起,齐敏被绊倒在地,手中的棍子也扔出去老远。一位王子立即回来,一把将她摁住,把她的两只胳膊反拧到身后。齐敏挣扎不脱。另一位王子也赶到,他手里拿着绳子,两人将她反绑起来,堵上嘴。接着拿起一个大黑口袋从头罩下去,两人齐心合力在黑口袋外用绳子缠了一圈又一圈,把齐敏绑了个结实,再把口袋口扎紧。齐敏在口袋里扭动,挣扎,嘴里不知喊些什么。

  两人抬着在口袋里乱踢乱动的齐敏,进入大厅。

  绑在柱子上的齐娜惊奇地看着两位王子抗着个大口袋进来,放在地上,打开口袋,将双手反绑,口中堵得严严实实的齐敏倒出来。

  齐敏双脚乱踢,大厅的柱子上,齐娜正在绳索中挣扎。

  两位王子将齐敏绑成四马倒躜踢状,齐敏嘴里“哼”着,感受着紧缚的快感。

  两位王子用滑轮上的钩子钩住齐敏手脚上的绳子。

  一位王子拉动滑轮的链条。

  齐敏努力挣扎,但还是一点点被吊高。

  两位王子欣赏着自己心爱的人,而齐敏和齐娜的眼中也闪现爱的渴求。

  两位王子冲向自己的爱人。

  一位王子摸绑在柱子上的齐敏的乳房,一边狂吻她,两人的舌头互相伸入对方口中。

  另一位王子则在伺候齐娜,抱着吊在空中齐敏的头,两人深情地接吻。

  齐娜和齐敏都沉浸在被捆绑虐待的快感中。不断听见她们消魂的叫声。

  长久……长久……

  一团绳子由远及近,绳子打开,出现两个字:

  剧终

  【完】

  共32344字节